top of page

【二十一世紀通】應試方略——論證機遇多於挑戰


美國學者奈爾(Professor Joseph S. Nye Jr.)用「軟實力」(導向力、吸引力、仿效力、同化力)來分析中國的國力正在提升(註1)。分析指出中國已經成為世界強國之一。中國的經濟、軍事、科技、政治及文化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不斷提升。


這理論廣泛地被用來分析民族國家或共同體的強弱及影響力。國家可通過多種途徑來影響他國:對他國實行軍事威懾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通過貿易及投資等經濟實力的手段,與他國進行交易,令對方按自己意圖行事;通過文化的吸引力,令他國自願接受自己的觀點。


中國於2013年由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提出「一帶一路」發展計劃倡議。「帶」和「路」分別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包括亞洲、東歐、非洲及拉美等地區逾七十個國家,旨在促進中國與沿線國家在政策、商貿、金融、基建及文化等方面的聯繫和合作,總稱為「五通」。


在這發展策略中,中國在經貿層面有很多機遇。從計劃倡議至2017年,中國與沿線國家的進出口總額近七萬億美元,且保持逐年增長的趨勢。中國與沿線國家簽署的各類合作協定總數約一百份。中國對沿線國家的出口商品中以機電類產品比例最高,進口產品則主要是電機電器設備與礦物燃料。商貿合作為中國產能過盛的商品找到出路,且提供穩定的能源供應來源;中亞地區如哈薩克斯坦、卡塔爾等國家與中國的進出口總額增長均超過35%,有望成為未來中國貿易的重要夥伴。


根據以上數據,的確反映中國在推動「一帶一路」發展策略下獲得許多商機,國企在這些地區投資可以獲得很大優勢,但同時國企與當地政府或公司合作是否可以確保有可觀回報和利潤?這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例如非洲埃塞俄比亞亞吉鐵路的融資,該鐵路以電氣化運行,但至通車後才發現當地有電力不足的問題,項目無法還款。斯里蘭卡新建的馬塔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載客量每年可達100萬人次,但實際上目前每天只有一兩架次的航班。馬來西亞新任首相馬哈蒂爾當選後隨即宣布,由於成本高昂,擱置由中方投資的高鐵項目(註2)。這些例子都反映中國在海外的投資並非一帆風順,投資項目會有風險,隨時未能收回成本或虧蝕,這是國企在海外投資的挑戰。然而,這些海外投資的機遇比個別例子的挑戰總是多,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的經貿發展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商業機遇遠遠多過挑戰困難。


除了經貿發展外,此發展策略其中一個重要目的是保障和鞏固能源供應的安全及穩定。中國在緬甸和巴基斯坦投資大量金錢,建立運輸港口及輸油和天然氣管道,如果馬六甲海峽被封鎖,也可以透過中巴和中緬的陸路運送能源住內地,這比海運更安全和穩定。例如中國與巴基斯坦達成50項能源、基建項目協議,落實中國在巴國投資的460億美元大計(註3)。中國則可藉着投資巴國的基建,輸出國內產能和技術,同時建立全新的能源通道。主要發展瓜達爾港,並把從中東輸來的石油透過陸路油管直接輸入中國境內,確保能源供應安全和穩定。


中巴經濟走廊的合作,雙方有益處,巴基斯坦期望藉着提升能源設施和交通網絡,提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正因如此,中國的國際地位提升,對中亞國家的影響力也愈來愈大。不過,巴基斯坦政府在2013年同意將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瓜達爾港的運營控制權移交給中國公司,租賃期43年,當地居民示威,反對瓜達爾港交由中國公司管理,也不滿瓜達爾港口運營的利潤91%歸中國,瓜達爾港管理局只是獲得其餘的9%(註4)。有巴基斯坦議員不滿協議不透明,又擔心協議過於偏向中國。以上的事件都反映當地民眾反對中國的投資項目,並造成不公平的利益分配和待遇。這也是眾多投資項目中的阻力,但總括而言「一帶一路」發展策略的經濟效益、能源安全及影響力遠超過地方民眾反對的危機。中國不會因為當地民眾的不滿和反對而放棄外海投資和擴張勢力的機遇。

1 Joseph S. Nye Jr., Erza Vogel, Xue Lan, April 19, 2006, The Rise of China’s Soft Power, Institute of Politics, Harvard University

2 「帶路」五年 成績如何? 2018年10月25日《信報通識》

3 一帶一路多媒體通識教材,香港青年協會,一帶一路—友情計劃

4 憂中國掠奪資源 巴基斯坦反一帶一路,2019年11月21日華視新聞網


「二十一世紀通」專欄文章由 ROUNDTABLE EDUCATION提供,由通識科與人文學科老師撰寫教學心得和探討學科議題,旨在培養學生掌握和轉移知識的能力,裝備學生面對二十一世紀不確定的社會,成就能適應各種變化的人才。



Comments


bottom of page